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通信

面对超越诺基亚需要淡定些

时间:2018-09-08 17:11:28|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面对超越 诺基亚需要淡定些

没想到,只是简单回复下一篇文章的几个小错误,又引来一篇回复的回复。那好吧,既然老解1972貌似认真的样子,我就再回复一次以做终了:

第一,话题引发点是中兴系统设备收入是否超过了诺西系统设备收入?干嘛不认错。

这个话题其实特简单,就是命题是真还是假的问题,真你就承认是真,假就说是假。

最开始,紫金山的文章就写了这个基本事实:诺基亚2014年全年的系统设备收入累计是60.39亿欧元,中兴同期系统设备收入是62.77亿欧元。

然后,老解第一篇质疑文章认为,诺西运营商市场收入(系统+服务)仍然高于中兴的系统设备收入(系统+服务),而且认为二者合并计算是业内主流,并由此认为中兴傲娇。

接着,我指出:首先,你看错了,人家只计算系统设备,紫金山说法没错;第二,系统、服务分开其实很普遍,爱立信、诺西、中兴都是分开的,并且全部基于各方财报。

现在呢?老解对自己看错、说错的基本事实拒不承认,还转进了。转进到哪里了呢?

第一,诡辩:从纸面上的数字说看,中兴运营商络的业务线收入62.77亿欧元高于诺基亚移动宽带设备业务线的60.39亿欧元。这不抬杠吗?诺基亚的设备基本就是移动宽带设备了,和紫金山说的、我说的有区别吗?明明自己错了,怎么就不认?

第二,接着又说,二者的财务方式导致双方不能直接对比,比如100万合同里诺基亚把60万计入设备、40万计入服务,而中兴可能是80万计入设备、20万计入服务对这种推测实在无语。一方面,全球各大分析机构、各大设备商都认为是二者是可比的,设备收入、服务收入向来分开统计,你可以去查Gartner、OVUM、IDC的各种报告,到了你那里就不可比了?你不知道的事情就不可比?比如,以你说的无线接入市场来说,去年爱立信、华为、诺西分别位居前三,今年中兴到了第四,阿朗第五,比的就是设备收入提醒下,是无线接入,不算核心和IP,否则你又要抬杠了。下面这个报告上容易搜到:

Telecom network vendor?Ericsson?is leading the 2G, 3G,?4G LTE?mobile infrastructure market in 2014 based on their global awei is the second largest telecom kia Networks is in the third inese telecom gear maker ZTE is in the fourth catel-Lucent is in the fifth position.

另一方面,谁告诉你诺西是6:4,中兴是8:2了?我上一篇文章已经写的很清楚了。欧洲运营商很多人很少,比如和黄、Telenor等只有几千人,很多服务外包,所以设备商对应的服务收入比较高,不仅如此,爱立信还直接接管了不少运营商的人来做Service;我以前在设备商的时候知道,中兴拿到德国KPN的单子,也是设备给中兴、服务给阿朗,去年才把服务的人也transfer给中兴。反过来,中国的运营商自己分别都有几十万员工,买设备多,买服务比较少,所以,这种区域结构决定了以中国市场占比高的中兴的服务收入占比比较低(补充一句,美国运营商的模式和中国反倒有点像,很多服务也是自己做,所以中、美市场收入占比高的阿朗服务收入也低)。由上可知,诺西卖了51亿欧元的服务,中兴只卖了15亿这很奇怪吗,就不说欧美人工贵、欧洲很多服务来自存量市场的因素了。老解作为资深人士,会分不清这个?不太可能。还是有故意的,没必要吧。

既然如此,原文说中兴系统设备收入超过诺西系统设备收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老解1972首先要为自己的事实性错误道歉再谈其他吧?至于因此而说别人傲娇,那是小情绪问题,谁没点情绪呢?不和你计较就是。

但是,你把这个主命题的错误置之不理,对服务、设备收入分开计算的行业常规逻辑说成会计核算问题有必要吗?承认个错误不难。

第二,除了这个主干问题之外,其它细节恕我没有时间细回

面对超越诺基亚需要淡定些

,只简单回复争议点

(1)中国区收入的问题:中兴华为就是单独算中国的,西方厂商才算大中国区;而你的文章就是拿别人的大中华区和中兴华为的中国区对比,白屏黑字,你不承认吗?如果不算这个因素,诺基亚在中国区就是很可能排在阿朗后面。你一个技术性错误,又不注释,给你指出来,也没影响其它逻辑,不知道你想争辩什么。

(2)关于退税:我上一篇文章写的很清楚,退税的事,国家对所有企业一视同仁,身为外企的诺基亚在中国也享受;即使如此,中国企业的税收比起擅长避税的欧美企业也并不算低,因为中国是通过退税方式调节高的税基,这很合理。因为这一点,闭口不谈诺基亚和华为等厂商无所谓,老解针对性嘲笑中兴,但是拿这个当论据就不对了。

这次,倒是谈了华为,但是又严重不对从华为财报的营业外收入摘取的数字能代表华为的软件退税和出口退税?别开玩笑了,那只是别的补贴,比如科技部的项目费用等,这也是常识问题,按常理你不会不懂。软件退税全国软件企业遵循的是一样的规则,每年的软件百强企业华为第一、中兴第二,你可以复查其中的数字,华为每次是中兴的3倍左右;出口退税只与出口设备总金额相关,华为的数字比中兴高不少奇怪吗?你次次举华为的例子好奇怪啊,按理说如果你在诺基亚的话用不着用华为挡枪吧。华为比中兴强,大家都知道,这不能作为诺基亚的理由吧。

(3)中兴、阿朗、诺西为什么运营利润率都低。这很奇怪吗?中兴要和华为做一样长的产品线,加上不赚钱,相应的研发投入、市场均摊费用肯定要高;诺西、阿朗人力成本高企,只能不断裁员、卖业务,这些大家都知道吧。而爱立信和华为目前份额足够大,分摊了不少研发、营销成本,利润率较高也没什么奇怪。诺西也不过1%多一点的运营利润率,不知道有什么好嘲笑别人的?

(4)诺基亚的一笔income tax benefit。你解释了半天它是不是记账处理,我想告诉你的是它确实是税收方面的Value to market性质的东西,记在了诺基亚的财报上,提升了表面利润水平,否则只能更低你的解释不正证明诺基亚的实际利润率也很低吗?

(5)LTE出货量问题。我看原文写的挺清楚的,中兴是2014年LTE出货量25%,不是销售额,不知道你纠结什么。中兴华为的设备便宜是吧?是啊,怎么了?华为出货量第一,去年LTE收入还是第三呢。为什么呢?因为LTE设备除了在中国之外,主要市场在美国、日本、韩国等,这几个市场因为政治原因不让中兴华为进、价格贵啊!得了好处,偷笑就得了,还争。

(6)关于诺基亚收入的区域结构。众所周知,全球电信市场就4块肉,其它全是骨头:美国、日韩、中国、西欧,现在美国是爱立信、阿朗吃肉,诺西喝汤;日韩是诺西、爱立信吃肉,阿朗喝汤;中国是中华吃肉,其它三家喝汤;西欧中东是爱立信、华为、诺西吃肉,阿朗中兴喝汤这种格局下,美国和日韩的LTE率先建设完,欧洲、中国在建,诺基亚最能吃肉的地方2个弱化、1个欧洲面临中兴、华为进攻?看不出来?欧洲诺基亚任何丢掉的份额都是致命的,CEO Suri自己都明确说了,不知道你干嘛不承认这种风险。

(7)关于here和nt:诺基亚的专利确实不少,但是主要是从厂商收来的,而且相当一部分是三星、LG这些韩国冤大头,你认为它可持续就可持续吧,反正卖掉后新的专利增量少了,多吃一天是一天;设备领域,能互相收到比较高专利的只有爱立信一家而已,诺基亚在4G EP专利比中兴华为已经没有任何优势这还是存量,新增量上已经落后,有什么好争的?至于Here,也不争执了把,还是见仁见智,走着瞧。在Google地图、苹果地图夹攻下到底有多少前途,还是给观众们看吧。

LTE专利申请:

总结下:我无意和任何人吵架,就是对个别这种外企出身的人养成的傲娇气、反倒说别人傲娇的人不理解,顺便指出几个事实性错误而已。还是那句话,这个行业已经不行了,最先倒掉弱化的一定是诺西、阿朗之一,既然这样,就没必要互相看不起了。真看不起别人的,似乎也就华为有资格和擅长了吧?

相关:

2015/4/2 老解1972:全球五大通信厂商2014年财报解读

2015/4/3 Eric:中兴电信系统设备营收超诺西 不是傲娇也无需骄傲

2015/4/7 老解1972:中兴比高诺基亚?请拿数据来说话!

2015/4/7 Eric:面对超越 诺基亚需要淡定些

【注:C114中国通信刊载此文章,不代表赞同作者观点与立场,出于向读者提供更多资讯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