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通信

谁来为白领炮灰团解压华为在生活上引导员工

时间:2018-09-29 10:18:05|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谁来为“白领炮灰团”解压:华为在生活上引导员工

谁来为白领炮灰团解压

中国企业经历了30年的高速增长,备受推崇的狼性文化是否到了该改变的时候春节将近,涨薪或者降薪、升迁或者走人是很多职场白领逃避不开的惯例。邹广文认为,企业一开始就应该注重培养员工健全的人格,创造一个宽松的、有利于员工成长的环境。

30年来,我们的企业过多关注结果而忽略过程。中国企业联合会企业文化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清华大学教授邹广文说,整个社会都过多强调和时间赛跑,强调更高、更快、更强,这虽然带来了巨大的财富积累,但副作用也十分明显环境污染、人心浮躁、急功近利。

邹广文一直对很多企业推崇的狼性文化有所异议,狼性文化凸显了人和人之间极端的关系,更多强调竞争。这样的价值被一再放大,企业团队还是健康的组织吗?他认为,企业还是要看重相互理解和沟通,整体的利益高于个人价值,才有好的公共平台,企业才有希望,企业经营好了,员工才能有良好的成长空间。

所以我们在下一个30年,企业文化应该有所调整。邹广文说,就拿企业家为例,为什么现在富而不贵?富是经济指标,而贵更多的是一种文化价值诉求。

时勘表示,在当前企业现代化程度越来越高的情况下,企业领导者不能只盯着物质增长,仅仅关注创造物质财富的硬指标,而应该更加注重软实力,建立健康型组织形态。

目前,时勘的博士课题组正在与国内IT行业合作,开发基于EAP员工援助计划的《心理健康服务体系》,为组织内部及其客户提供心理健康和压力管理服务。企业要关注广大员工的生存健康,包括和谐的劳动关系的建立和维系,工伤保护和康复,疾病预防和承担更多的环境保护方面的社会。时勘说。

企业文化不能先破坏再重建

在美国有一个说法,只有两种东西是世界500强企业无一例外都要购买的,一个是电脑,一个是EAP(员工心理援助)。EAP的项目周期较长,短的也需要一年,长的项目则会进行三五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规划。

有研究表明,企业为EAP投入一美元,可以节省运营成本10美元至16美元

谁来为白领炮灰团解压华为在生活上引导员工

然而,EAP在中国还处于起步阶段。2001年,联想公司率先实施了EAP项目,2007年开始正式推广EAP。中国移动、中智集团公司已经把员工援助计划纳入企业的管理实践,但持续实施EAP的企业并不多见。

从事管理咨询工作多年的张先生告诉,大多数企业做得最多的依然是绩效考核,怎么让企业有更大的收益。有的企业只在某种特定状况下才会引入EAP计划,比如裁员期间的沟通压力、心理恐慌和被裁员工的应激状态等。

华为总裁任正非曾经要求自己的高管团队:不能只是给高效率的员工高薪,就可以撒手不管其他的事情了,还必须创造条件,让员工从身心上解放自己。

2008年,华为设立了首席健康官,就是为了解决员工健康工作的问题。吴春波说,基于员工忧郁症、工作压力太大、富贵病等现实,随着公司管理越来越规范,慢慢地在关注员工身心健康的问题。胡新宇事件以后,华为加班就有限制了,不能超过11点,超过要写申请。每个项目完成后,公司会强制员工休假,还会提供五星级酒店住宿。员工关系部成立了几十个像俱乐部一样的协会,由公司提供经费,员工下班后随时可以去锻炼身体。

华为一直以狼性文化、床垫文化著称,吴春波表示这些文化华为还在坚持,华为一个重要的企业文化就是艰苦奋斗,轻易不会改变自己的核心价值观,但是现在有所调整,一方面提倡高绩效,另一方面拧麻花,在生活上注意给员工减压,对员工关爱,更有利于企业发展。

但是,有专家提出,如果不从根本上改变企业文化的制度设计,只能治标不治本。

对于员工的心理健康,不能破坏了之后再重建。邹广文认为,就像我们今天提出保护环境是因为先把环境破坏了,能不能一开始就树立不污染环境意识?企业内部的生态平衡也一样,员工心理援助计划,就说明狼性文化、床垫文化带来了员工心理失衡,现在才开始弥补,必然带来很多被动的问题。

邹广文认为,企业一开始就应该注重培养员工健全的人格,创造一个宽松的、有利于员工成长的环境。每年企业年终盘点的时候,员工除了获得经济收入之外,还应该有人格提升、发展空间提升,员工的成就感不只是物质层面的。

要解决员工个人的心理健康问题,首先要解决企业组织自身的健康问题。时勘指出,企业为了长远发展,要创造出一种支持变革、引导创新的组织文化。一个企业要不断发展,保持核心竞争力,不断创新的文化氛围十分重要;此外,领导是关键,要提倡变革型领导,形成与员工共同发展、支持创新、对社会有感的组织文化。

在金融危机的影响下,一部分缺乏自主创新能力的企业倒闭了。时勘说,从长远发展来看,企业的竞争实力必然与内部能否支持创新密切相关,当然,组织变革和并购还会带来其他的一些文化冲突问题,在此背景下,能够从长远角度考虑健康型组织的建设问题,应该具有深远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