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通信

携号转网说好可分手却遭遇强留

时间:2018-09-30 19:35:56|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携号转:说好可“分手”却遭遇“强留”

如果有一项规定,消费者看起来很美,做起来很悲;说好可以分手,遭遇的却是强留那么,应该指的就是携号转业务了。

我国开展号码携带试验已有四年多时间。虽然携号转成功率较最初有所提升,电信运营企业服务水平有所改善,但在不少地方,仍有运营商打着挽留旗号干着强留消费者的事。专家指出,运营商利益之争已成消费者携号转的重大阻碍,行业监管依然任重而道远。

挽留:五花八门的镣铐

据工信部规定,申请携带的号码除了必须符合的七大条件之外,携出方不得以任何方式拒绝为符合条件的申请人办理号码携带。然而调查发现,一些运营商在七大条件上仍设置了不少附加条件,为消费者自由转戴上了镣铐。

江西南昌的杨先生对上的龟速忍耐已久,办理携号转的过程让他苦不堪言。在携出方营业厅缴清欠费、取消亲情号码后,他依然被携入方告知转不了,原因是使用了关联其他号码付费或资费使用的业务且未取消。但蹊跷的是,携出方的营业厅却查询不出是什么业务影响了转。

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奔波于两家运营商的营业厅十余次。每次咨询都要耗费一下午,等待后台处理又需要48小时,但携出方一直没有解决不能转的问题。舍不得用了14年的号码,耐心耗尽的杨先生被挽留成功。

也进行了转体验。在取消所有绑定业务后,被告知VIP会员不能转。营业厅和人工客服表示无法解决这个问题,让找客户经理去协调。而客户经理的拖延理由五花八门我没有取消VIP会员的权限要打报告向上级申请,但领导今天很忙你换客户经理了,请找新客户经理等等,前后折腾了近20天。

事实上,消费者为转辗转奔波并非个案。据媒体报道

携号转网说好可分手却遭遇强留

,湖北十堰的朱女士因为号码是靓号被运营商拖延转近两个月;武汉有在提出转申请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携出方赠送了400元承诺在话费。如果上搜索携号转关键词也可发现,海南、天津、云南都存在着运营商如此挽留消费者的情况。

暗战:各种招数吸引投奔

在采访中发现,目前存在争议的拒转现象主要包括:一是VIP会员、星级会员等高消费用户不允许转;二是靓号不允许转;三是曾参与过送话费、送活动的消费者,即使退回所享受的优惠政策,也不允许转。

分析人士称,造成携号转难的直接原因,是运营商企业不理性的考核机制。当下,通讯企业还是唯高增长率及老用户留率是瞻,我们只能在绞尽脑汁保住自己用户的同时,又费尽心机地去抢别人的用户。有业务员这样解释。

也感受到了运营商内部的暗战。在申请携转业务的第二天,就有携入方的客服代表联络,为提供精准支招每个月的什么时候办理业务更易成功;有哪些暗卡需要取消;拨打哪里的投诉才能加快携转进展

这名客服代表也坦言,总公司的考核制度没有因携转试点做出相应调整,因此用户要想从他们这里转出也很难,唯一的法子就是不停地打12300投诉。

另一方面,有运营商内部人士称,企业虽有暗战但也会勾连。为保证各自转入转出人数的大体平衡,同时完成行业主管部门下达的携转成功率提升的任务,会作出这周转入我6你3他4,下周我3你4他6,再下周我4你6他3的约定默契之下,消费者就不知不觉成了牺牲品。

随后咨询通信管理部门,被告知部门没有下达过此类要求。不过令人玩味的是,在营业厅多次被前台工作人员告知:某竞争对手限制我们每天只能查询10个号码是否符合携转条件某企业一天只放行1个号码,没轮上就要等到下个月等等。

维权:靓号不应成为运营商私有物

号码资源属于国家财产,靓号不应成为某个运营商的私有物,并以此来限制消费者转。北京惠佳律师事务所律师邱宝昌认为,运营商思维还停留在用户争夺战上是短视的,应尽快转化成提升服务的意识,变限制为自我完善。

电信行业分析师付亮指出,通信企业挽留消费者的行为无可厚非,保障消费者的权益不受侵害的关键在于职能部门的有效监管。职能部门作为裁判员,在游戏规则制定、惩处不当行为上应主动作为。

在采访中发现,工信部的监督投诉举报12300成为消费者办理携号转的靠山。以江西的数据为例,从2014年9月20日至2015年3月31日,12.4%的消费者在申诉后成功转,4.4%的消费者转申请正在处理,还有26.8%的用户通过咨询确定自己的号码属于可携转范围。但遗憾的是,并非所有消费者都知晓这一维权渠道。

相比于在营业厅的屡战屡败,拨打12300让消费者感觉一投就灵。那么,有关部门为何不能将监督环节前置?

对此,相关专家表示,主要有三方面问题:一是监管力量在基层配备严重不足。据了解,目前各地通信管理局只在各省会城市和直辖市设有机构,未辐射到设区市。

二是技术手段相对落后。能作为证据使用的数据被把控在运营商手中,在监管部门接到线索后赶赴机房前,运营商有充分的时间进行作伪。

三是法律制度存在缺失。合同法的效力较之行政处罚更大,通常主张行政行为不干预民事关系,监管部门强行干预可能面临违法风险,而我国的电信法却迟迟未出台。

此外,南昌大学法学院教授蓝寿荣认为,当前携号转方面的问题,还在于没有统一的实施细则。他建议尽快结合反不正当竞争法和反垄断法完善携号转的实施细则,重点监管查处企业出现频率较高、影响恶劣的违法违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