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

王小川对话凯文凯利技术不美但激动人心

时间:2018-09-18 16:23:46|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王小川对话凯文·凯利:技术不美但激动人心

王小川对话凯文凯利(TechWeb配图)

TechWeb 11月22道 文/王晶

入赘腾讯、继而与360正面交锋之后,搜狗的未来走向更受关注。21日下午,王小川与连线杂志主编凯文凯利(Kevin Kelly,以下简称KK)进行了一场高端对话,从技术趋势谈到穿戴设备,从苹果谷歌再到中国式创新,王小川试图通过这种专业且开放式分享,让外界对搜狗的关注从八卦转移到产品上来。

熟悉王小川的人都知道,这位出身清华的80后一直醉心技术,读中学的时候已经可以有能去写计算机病毒,创业之后,每次他出现的公开场合,机器与算法都是永恒的话题。

年轻、有干劲、懂技术,这些特质让王小川被视为李彦宏、马化腾之后的新一代互联青年才俊。同样,作为搜狗的缔造者,王小川也希望将其锻造成一家智慧型的技术公司。

被腾讯注资之后,搜狗的下一步计划不会是上市。王小川归纳了未来要做的三件事:线上线下业务连接、智慧识别推送以及知识图谱,三件事有两件半与技术有关。他认为,这些事可能并不美,但足够激动人心。

成为一家技术公司,搜狗也曾经非常痛苦。狐狸生了一条狗,搜狗的母公司是一条狐狸,它是做媒体的,我们在里面能够变成一家技术公司,这个经历在整个互联也是蛮有代表性的例子,这个变化是非常痛苦的,有若干产品以至于体制改革上的突破。王小川称。

王小川曾把搜狗比喻成老婆,这一次他又提出一个新的形容词Big Baby。Big在于搜狗的用户量在中国互联公司中排名第二,收入及公司规模也远超其他创业公司;Baby在于搜狗仍是一家创业公司,与巨头尚有巨大距离。下一步,搜狗计划进行事业部或者去中心化的组织改革,把2000人的公司分解成10个甚至10个更小的灵活团队,以备创新。

连接人和信息,将信息智能挖掘出来为我们服务,使得我们走的更远一些,这是我们现在的状态。如果实现了我认为是种颠覆,王小川对技术的憧憬几近理想化,即便我们的路径里面只做了60分、80分,我们也能给大家看到成长的机会,也使得我们以后有更多的经验和积累去展望更美好的世界,有机会在创业中冲向新的、未来的创新世界去。

在未来的技术趋势里,王小川认为,搜狗既掌握了计算能力,同时也有创新的精神,未来在软件、硬件都会往前走一步,希望搜狗做到创新,虽然没有列在前十个创新里面,但我们也许会抛出第十一个创新,代表中国颠覆性的力量。

王小川对话KK

谈下一个产业趋势

KK:我所说的这些趋势都是基于计算能力的提高,也就是说通信能力的提高,通信革命正在发生,从台式机诞生那时起到现在没有太多的改变,我们世界出现的第一个计算机或者说比尔盖茨做的事情虽然很有意思,但是像苹果所做的革命性并不是很大。

如果计算机跟结合会怎样

王小川对话凯文凯利技术不美但激动人心

?计算和通信的结合才是最基本的驱动因素,这是驱动所有社会变革的基础。把智能和计算联系在一起,这也是把我们社会跟文化进行变革的一个驱动因素。它不能等同于创立一个新的部门比如农业、交通,它是基于整个社会各个行业的核心,它不断扩大不断加速,它渗透到各个方面,甚至影响到社会文化它相当于钻木取火的历史功绩。

在互联产业,我可以做一个判断,我们目前还处于婴幼儿阶段,互联根本还没有哭叫出来,只是在婴幼时期,还在地板上爬着。我们未来还是很多很多的路要走,今后还要跑,最终还要飞。

这个阶段其实可以用日来计算,不管怎么说几天而已甚至一万天而已,它还是一个小婴儿而已。现在如果想来判断当今互联到底是什么,它的意义是什么内涵是什么,可能都很难做到。因为我们无论怎么样来强调它都会低估它对我们未来生活的影响,我们未来互联实际上会大幅度改变我们的未来,而且会改变我们自己看待我们的观点。

王小川:角度不同对技术趋势的看法也有不一样的地方,作为一个公司负责人,我更多要考虑这个公司在整个文明进化当中的自我定位,有一些我们认为特别好未来让大家兴奋的趋势并不是我们自己要去做的事情,但有一些我们自己有能力、有优势的地方,我们得去结合做未来的创新。

在我看来有三个关键词,第一个词是连接,本身信息技术互联带来的意义。第二个词测量,KK刚才提到QS这个词,未来不仅是计算机上有摄像头有键盘输入,我们会有大量的硬件都会具有对周围物体测量观察的能力。第三个词,测量和传输连接之后会有自己的智能,自己帮助用户做判断,帮助用户提供更好的选择。

《科技想要什么》当中提到,今天社会面临的选择越来越多,但是并不代表我们喜欢有更多的选择,而选择权很多时候是未来交给帮助你做测量帮助联的机器,它来帮你做选择,它有这种智能使得我们变得更加慵懒。对于公司而言,我希望我们最终能够让服务更加有智慧,用技术的方法也好,从民的行为也好,去提取出这些智能来,用这些智能连接到络给民提供更好的服务。

我自己读中学的时候那会儿已经有基本的技能可以去写一个计算机病毒了,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的时候无意识透露给我的老师,被他给严厉地批评了一下午,告诉我说做一个技术本身是双刃剑,你可以用它来做友善的事情也可以用它来作恶,在这里面先建立一个基本的道德准绳,使得我们做的技术本身让它做一些对整个人类有帮助的事情,不是为了获得自己的利益去伤害别人,这是一个技术底线。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